写在校报300 期(作者:贺春花;宣传部老师;20171230)

浏览量:    日期:2018-01-04 21:45    作者:贺春花    来源:写在校报300 期    审核人:贺春花

  今天,《乐山师院报》第300期出刊了!
  300期,这是一个特别的节点,是学校新纪元前行的承载,是一代代校报人的心血。今天,我是该写点什么了!
  和校报结缘于乐师,从事校报的编辑工作也不过一年的时间,而正是这样一段经历,让我深埋于内心的记者梦有了些温度。
  时光要追溯到高考那一年,在众多专业中我毅然选择了新闻学,那个时候,新闻记者这个职业是神圣的,厚重的。他们对党的忠诚、对人民的挚爱,对正义的呼唤、对理想的不懈追求,“铁肩担道义、妙手著文章”。我就在想啊,此生执一支笔,足矣!
  然而,这样的豪情壮志并未实现!
  大学毕业,我继续求学,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。庆幸的是,在马克思的著作中,他的新闻观对我的触动很大,他说:新闻记者是公众的捍卫者,是针对当权者的孜孜不倦的揭露者,是无处不在的眼睛,是热情维护自己自由的人民精神的千呼万应的喉舌……隐隐约约中,我似乎与“新闻”这个词有着剪不断的联系。
  从事校报编辑工作之初,我还游离于状态之外,却又对这份工作充满期待。记得第一次召开记者策划会,老报人江鸿老师在向学生记者介绍我的时候,我看到他们那双双充满求知欲望的明亮的眼眸。哦,那不就是几年前的自己吗?和这样一群年龄相差无几的校园记者在一起,我想我会是快乐的。然而事情并非一帆风顺,刚开始带着他们采稿、写稿,总觉差强人意,有时候心里难免失落。看着自己几乎要重新写一遍的文稿,也几度情绪难抑。一遍一遍的问,怎么会是这样呢?
  渐渐地,我开始离不开他们,开始期待每周四大家一起的“头脑风暴”,我不善言辞,却会用眼睛和他们交流,会为他们提出一个点子感到兴奋,会想要把他们撰写的每一篇文章都能刊载出来,将它们的温度传递到校园的每一个角落。校报的记者们用他们的真诚和努力和我站在一起,写遍乐师的情与景,人与物。哪怕读者寥寥,我们依然坚守,年轻的团队,给予我力量!
  窃喜之余,传统媒体的没落给我们敲响警钟,校报走到第一个300期,如何才能坚持到下一个300期,下下个300期?在这个万众皆媒的时代,在快餐式阅读如此盛行的当下,纸媒该何去何从?一个月前,我参加了中国高校校报协会2017年年会暨第二届中国高校传媒发展高端论坛。来自全国四百多所高校的七百多位老师汇聚在天府之国成都,一起探讨新时代中国高校校报的创新与坚守,这也是协会成立25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盛会。在会上,来自新华社、四川日报、封面新闻等知名媒体,来自清华大学、厦门大学、电子科技大学、武汉大学等国内知名高校的专家纷纷畅谈传统媒体的“新天地”。在专家们的慷慨陈词里,激越、振奋、憧憬、反复跳动在脑海里,心间里。时代淘汰的永远都是停滞不前的东西,而那些与时俱进的东西,只待峰回路转。
  校报不会消失,它会一直存在。坚守与创新、融合与深度,是校报未来要走的路。
  我们说融合,融的是理念和思路,合的是内容和技术,做的是协调和互动,求的是再造和双赢。高校校报既要坚守独特的媒体风景,更要抓住互联网发展的新机遇,实现校报创新的靓丽转身,共创新时代融媒体发展的美好未来。我们说深度,是站在历史的长河边,冷静地看着它缓缓淌过,真实地记录下它流过的瞬间;是一种秉笔直书,为民请命的社会良知和济世情怀;是一种忧国忧民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;是西方记者所称道的“社会公平的守望者”,“公众的看家狗”,更是一种将读者利益放到第一位的精神。
  站在时代的前沿,我们,要以一种俯仰天地的境界、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、一种大彻大悟的智慧扛起记者的社会责任。恰逢校报300期,我想这不是高峰,不是终点,而是新的起点,新的征程。我们依然要弘扬一种人文理想,将我们的真、善、美浃髓沦肌地融入读者的心灵。未来,属于每一位有担当的报人!